河北20选5走势图100期 > 商战小说 > 警队男儿 > 第341章 ?;て鹄?

河北20选5走势图100期 www.jyptk.com   

  邵东点了点头,把刚才燕开济跟自己说的,又和马思交代了一下,让马思先停下手里的活,调查一下当天晚上燕开济到底有没有离开小区,若燕开济所说的都是事实的话,那燕开济就没有了作案时间。

  如果不是燕开济动的手的话,当天晚上是否又跟燕开济说的一样,秋蓉的确是跟他说,想一个人思考思考静一静,还是说有人故意留下了秋蓉。

  之前调查丹峥死亡的时候,邵东可以确定的是,凶手应该和丹峥根本就认识,也就是说如果是同一个凶手所谓的话,那凶手应该也和秋蓉认识。

  只是秋蓉的当时并不知道,他就是杀人凶手,从而放松了警惕,和凶手在一起聊过天,然后在秋蓉不经意的时候,痛下杀手。

  这完全是有可能的,马思调查的很快,毕竟现在消费什么的都是记录,找到了当天晚上的出租车司机,也证实了,当天晚上燕开济十二点的时候已经离开了现场,秋蓉死亡的时间是夜里一点左右,那时候燕开济已经回到了家中。

  的确没有作案的时间,但也不能彻底排除这件事跟燕开济就没有了丝毫的关系,毕竟燕开济也有可能雇凶杀人的,说不定当天晚上两个人起了矛盾,燕开济花钱雇人杀了秋蓉。

  这时候俞平已经回来了,喝了一大杯水之后,坐到了邵东的对面,从包里把记录什么的都拿了出来。

  “这个燕开济啊,好像为人挺老实的挺腼腆的一个人,平常倒是跟人拌过嘴,但也不是那种会报复别人的人,活的都一直很简单的,他的朋友都不知道燕开济竟然还有情人这件事。

  反正从头到没我调查了一遍,所有人都会燕开济一个评价,那就是挺老的人,杀人应该不太可能,做事老实巴交的没什么文化,但是心肠还是挺不错的?!?/p>

  邵东点了点头,如果有关燕开济所有的一切,都不是他装出来的话,那燕开济这个人应该是挺正常的一个人,基本上没有作案的可能性了。

  “那完蛋了,我们是不是又没线索了,俞哥,你那边调查的秋蓉和丹峥的社会关系,有没有新的进展啊,是不是还有别的仇人什么的?”马思无奈的问道。

  俞平轻咳一声,皱着眉头说道:“没有什么新的进展,秋蓉这个人为人比较自私,连自己的老娘都不怎么管,也更没有什么朋友,总的来说就是孤家寡人一个。她一直做别人家的保姆,不过是小时工,赚的不太多,跟雇主也没有什么话说,也没有偷东西这样的行为,就是脾气不太好。丹峥就更不用说了,一天天的就是做出租车司机呗,接触的人倒是数不胜数,但是根本不可能产生什么苦大仇恨的矛盾,反正到现在没有一个顾客举报过丹峥。

  记录上都挺好的,就是他们家那三个孩子,实在是太淘气了,从小就很讨厌的那种,因为是哥三个,觉得自己有帮手,完全就是小区一霸,也不知道尊重人,经常招猫逗狗骂这个骂那个。要是有人跟秋蓉反应这件事,秋蓉还护着自己孩子,反正就是不让说,为此有不少人跟秋蓉吵过架,但是据我了解跟秋蓉吵架的那些个人,都是性格比较正常的人,当天基本上都有不在场的证据。但也不能保准这件事……或许是因为我调查的不够深入吧,这完全是有可能的?!?/p>

  俞平说完之后,其他人都沉默了下来,不过邵东心里还是偏向于,或许是因为三个孩子,招惹了什么人,再加上秋蓉完全不顾一些的护犊子,导致了那人怨恨在心,所以才对这个家进行灭顶报复。

  现在小区里讨论起丹峥他们家,都在说丹峥师父实在是可怜,那个娘们还是那三个小子完全是活该什么的。

  现在那三个孩子因为案件到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,完全保证不了,之后这三个孩子的安全问题,所有到现在三个孩子,还是在刑侦大队的?;ぶ?,这三个孩子这几天安静了不少,再也没有之前的戾气。

  或许是因为那天听懂了邵东的话,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给他们撑腰的人。

  晚上的时候,五组再次开了个小会,会议的内容就是今天新的发现,在凉亭的红色柱子上发现的那两处痕迹。

  这次还专门请来了王一海,按照邵东的话来说,反正你回去也没什么事,就跟着他们一起加班吧。

  王一海虽说心里一万个不愿意,但是有邵东拿报告威胁着,也勉强答应了下来,以后王一海叫邵东就不叫邵东了,叫法西斯。

  “一海,你看看这两处,会是身体的那个位置蹭出来的?”邵东指着放大后的图片说道。

  王一??戳艘换岫?,严肃的说道:“下面的暂且不论,那个位置比较模糊,感觉不像是站着蹭出来的,上面的就比较明显了,应该是肩部?!?/p>

  王一海一说,邵东顿时瞪大了双眼:“肩部?你是说肩部,那……我第一开始和王博都以为那是胳膊肘子蹭出来的呢,但是肩部的话……那……凶手应该是蹲着的?或者在弯腰,你们看看这个位置,比划一下也就一米四到一米五之间,也就是说,凶手难道最高一米六?”

  要是一米六的身高,很多问题就接踵而至了,比如……凶手的性别问题。

  “我可没说,凶手身高一米六啊,我只是说这是肩部曾出来的,但是我不能保证当时凶手是什么状态啊,毕竟他在行凶,状态到底是怎么样的,就凭现在所掌握的证据,根本就判断不出来?!蓖跻缓V遄琶妓档?。

  按照王一海所说的,好像事情的确是这样的,就现在所掌握的情况来看,当时凶手和死者应该是挣扎了一会儿,但是由于凶手力气过大,或者因为目的就是要弄死死者,死者当时挣扎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击倒凶手,毕竟慌乱之间,一般人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。

  这种情况下,死者唯一能做的就是使劲往下拉,勒住脖颈的麻绳,但是她这样做,就是杯水车薪,一切都是徒劳,最终被凶手活活勒死。

  当时凶手和死者肯定全部都处于挣扎之间,也就是说当时凶手的状态,没有摄像头的情况下是很那确定的。

  不过王一海想了一会儿说道:“其实我可以根据我的经验来推断一下当时的情况,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,只能保证八成左右,但是也是有助于你们破案的,只要你们能顺利的找到凶手,到时候再次凶手的角度出发,找到证据,我这样的推理也就不需要往上写了?!?/p>

  王一海轻咳一声,主要是法医在一般情况下,是不允许随意给出判断的,一旦找错了方向,法医是第一个收到惩罚的,王一海给别的组自然不会这么做,毕竟凭借经验的法医,到时候因此而拖延了抓捕时间,走错了方向,那种后果可是承担不起的。

  但是给邵东他们组就无所谓,现在王一海已经跟邵东他们混的特别特别熟悉了,基本上无话不谈,就算是自己错了,王一海相信邵东也不会怪罪的。

  邵东点了点头:“那你就去推算一下吧,我们现在也无所谓,到底有几成把握了,只要有一成把握,我们就得试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件事,会往更严重的方向发展。你们发现没有,凶手一切都是有预谋的,看上去像是巧合,我们根本就抓不住任何的切入点,但实际上,这种巧合都是有预谋的,毕竟如果不了解死者,不了解秋蓉的话。就不会知道秋蓉常去幽会的地方,我感觉凶手应该是一早就埋伏在那边了,等到秋蓉毫无防备的时候,找准计划下手,当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左右,别说的凉亭那边时常无人烟了。就算是广场那边,也一个人都没有了,秋蓉当时肯定叫了,也肯定挣扎了,但是却因为时间和地点,根本无人发现。你们想想,之前燕开济说过,秋蓉在之后给他打了电话,那个时间大约十二点四十分左右,但之后我们在检查尸体的时候,并没有发现手机。就跟丹峥死亡的时候一样,手机都被拿走了,这是不是一个凶手的共通点,或者凶手拿走手机另有目的。

  如果凶手的目标只是丹峥他们一家的话,我们现在对那三个小子?;さ恼饷春?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如果凶手目的不单纯的话,那我们就……麻烦了?!?/p>

  邵东皱着眉说出了自己的猜想,其他人还好,前面的都挺认同的,但是最后邵东说,凶手的目的不单纯,几个人都觉得邵东这是有点警觉太过了。

  王博叹了口气之后说道:“东子,凶手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丹峥他们家啊,这次你可是真的想多了,凶手很会?;ぷ约?,那是不想警察知道他的行踪啊,这说明凶手还是想好好活下去的。

  如果没完没了的杀人,肯定会被警察抓到蛛丝马迹的?!?/p>

  王博说的很有理,其他人都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王博的说法,就连王一海都点了头,看着邵东一脸杞人忧天的模样,忍不住笑着说道:“我说邵东警官,你是不是被之前的案子折磨的,现在看什么案子都觉得没那么简单啊?!?/p>

  邵东也露出无奈的笑容:“或许是吧,其实我只是从,凶手杀死丹峥这个方面考虑,毕竟丹峥此人,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,根本就是一个没什么瑕疵的人,也从来不维护那三个作恶多端的孩子。听说丹峥因为三个孩子十分的淘气,还经常动手打孩子的,我实在是想不通,凶手为什么会杀掉丹峥,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