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20选5走势图100期 www.jyptk.com   淇心拿着那把比自己还高的扫帚,正一下一下地打扫着院子里面的落叶。

  “又有了”,她轻快地念了一句,停下手上的动作,将那长长的扫帚轻靠在旁边的大树树干上。然后弯下腰,从那堆拢起的落叶之中捡起了一片。

  旁边那质地粗粝的石台之上,已经放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数枚落叶。淇心将最新寻回的叶子摆好,冲着佛堂里面那尊垂目微笑的玉佛像使了个眼色,又继续回去打扫院子了。

  自从搬到了且兰皇宫之中,淇心的工作就是每日负责打扫三佛堂西院的落叶。院子里这棵八百年的古树一直在落下无数叶子,从早到晚一直扫也扫不完。淇心不知道一如禅师为什么给她布置这枯燥而一成不变的功课,可自从那日一如禅师在山庄点破了她的心事,她就没有半点犹豫地来了三佛堂。在离开庐隐之后,她一直在黑暗中随意前行,像一个溺水已久的人渴望空气一样,哪怕是微弱的光,也可以让她不顾一切地往那里走。

  虽然一如禅师哪里也不教她去。这位一如禅师,居然是这且兰国的王,没有什么更令淇心惊讶的了。淇心见过大冉的京城和宫殿,见过野心勃勃的太子,华贵从容的皇子,川流不息的官员,再看这里的一切,有种新奇的乐趣。两圈石头城墙围着简朴质雅的宫殿,护城河的水倒映着终年雨水冲刷而发暗的城墙,城墙一角雪松的倒影揉碎在水面上,四季常青的绿意拥抱着没有任何装饰的宫城。

  一如禅师说,苍山以南的七国都是信奉神佛的,却只有且兰国以神佛立国,历代的王也必须剃度守持。

  七国都信神佛么..可是那些人,我是说像遗言客栈的那些人..

  一如禅师的笑容意味深长。神佛,也有很多种存在的形式。他的笑容驱散了关于那些术士的黑暗传闻,淇心觉得一如禅师很像三师兄徐枫,睿智而通达,从里到外到散发着暖意。师父呢,虽然很多时候也和他们一样,但淇心隐隐感觉到师父的心里还藏着另一个遥远的世界。

  她现在已经不会刻意回避和庐隐有关的记忆。因为越是压抑自己的记忆,就越会深陷那醒不来也记不起的梦里。要学会直面你的思念,你的痛苦,一如禅师说。自从你被迫走上这样一条与同伴分开的路,是没有法子可以逃开痛苦的??赏纯嗖⒉灰欢ň褪遣缓玫?,有痛苦的心才有分量,否则就是像乱草中最低微的蒲公英,风一吹就散了形,永远也找不回了。

  禅师深潭一般的双眼注视着她,淇心那一瞬间不由得有一种错觉,禅师知道自己经历过的一切,无心法忍,散去功力,永世不得再入灵道……

  喵~喵~

  角落里传来了猫的叫声。哎呀,好像已经有两天没有给小玉喂过饭了。淇心走过去,抱起他软软胖胖的身子,坐到了台阶上。三佛堂常年素斋,这可怜的小东西只能靠着那疯疯癫癫的少庄主的救济过活。如此说来,那家伙倒是好几日都没来了。淇心抚摸着小玉背部光滑的皮毛,有些纳闷起来。最近这位公子每一两日都会来晃悠,这几日却不知去哪里了。

  小玉是淇心来了以后收养的一只猫,长着白色间黄的花纹,长长的毛摸起来柔软舒服。他平日里最享受晒着太阳被淇心抚摸了,可今天不知为何有些不安地扭动着身子,四下转动着他那圆乎乎的脑袋,像是想要找寻什么。大概是饿坏了吧,看来今日还是要到宫里去给他找点吃的。

  忽然小玉喵的一声,飞一般地从淇心膝头跳下,冲到了院门前。淇心刚要过去查看情况,忽然瞥见从月门中露出的一角蓝墨色衣襟。她顿时便明白了。她轻轻哼了一声,停住了脚步,又转身回到了石阶上坐着。

  果然。那个穿着怪异的身影从门外闪了进来,在院中磨磨蹭蹭,挨到了淇心身边。

  淇心自顾自地端详今日挑拣的这些落叶。读懂这些落叶里面藏着的讯息,这是她每日真正的日课。一如告诉她,树用树叶来表达和记录自我的情感和记忆,每一片叶子从长出来之后经历三季风雨,那些琐碎的事件都留在叶子的脉络里,偶尔这千年古树也会像老人一样絮叨着往事,有心的叶子就会默默地记录下来。然而记忆叠加记忆,总是显得过于沉重,因此每年冬天来临之前,树木都会将这些记录了自己无数秘密的叶子四散飘零,随风而去。想要知道这棵古树经历了什么,再也没有比解读这些落叶更合适的了。

  那天她问一如禅师,怎么样才可以记起自己的梦。每夜她穿过那扇空气大门,走进去时,想到自己出来时又什么都记不起来,就痛苦万分。一如指着院子中的古树,这棵树已经八百年了,她没有一天不絮絮叨叨地数着那些老掉牙的往事,你先学会读懂她的记忆,再要去记起自己的梦,就不难了。

  话虽如此,可要从几片落叶中读懂一棵树,听起来就像是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闵少华在身旁绕来绕去,淇心没有理他??伤抟饧涮?,看到这家伙正注视着那些叶子,眼神中竟有少见的认真??吹戒啃脑诳醋约?,闵少华立马换了副表情,他讨好地拿起一片落叶,“淇姐姐,看来你今日又得了不少宝贝,这么多叶子,怕是和老和尚说上一宿也说不完吧。万一他再要啰哩啰嗦地和你评点一番,估计明天你就省了打扫院子了?!彼淙槐蠕啃拇罅撕眉杆?,仍是装傻卖萌地和之前一样管她叫淇姐姐。

  淇心忍不住笑了,“不管我说什么,一如禅师从来不评点的?!彼淙恍睦锲饧一锛柑烀焕纯醋约?,但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他这副样子也气不起来。光看外面,淇心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他和一如禅师竟是亲生伯侄,更不能想见因为一如没有子嗣,这疯疯癫癫的家伙以后便要穿上僧衣,继承且兰国的王位。

  闵少华耸耸肩,故作夸张地挤了挤眼,“老和尚嘛,就爱这么摆弄玄虚。不如你和我说说,让本少爷来给你评点评点?!彼昧Φ嘏牧伺淖约旱男靥?。

  淇心今天从一开始就感觉到这位少爷有些不太对劲,却又说不上来。她满目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今天怎么了,好像有点奇怪..”闵少华站起身来,摇头晃脑地道,“我奇怪吗,我哪里奇怪了?”说着,还一边转了个圈。他本意是想逗淇心发笑的,可淇心并没有笑。

  淇心接过他手中那枚叶子,这枚黄叶与别的不同,虽然已大半作了黄色,但仍质地葆润,边缘还透出一些绿色来?!翱蠢词遣⒉桓市陌?,明明还可以多经历一些时日的。好在记忆还是鲜活的,你看这夏日的虫印,这棵树是不招虫子的,这一定是远方归来的鸟儿在树干上栖息时掉落的虫子?!?/p>

  闵少华说话了,声音有些迟疑,“淇姐姐,你是不是已经快要拼凑出这棵树的记忆了?”淇心摇摇头,她觉得自己还差得远了,而且也并不知道自己猜的是对是错。她忽然反应过来是什么不对劲了,“你今天怎么了,难得这么认真的样子?”她盯着闵少华圆圆的脸,闵少华有些不好意思,将头别了过去。

  “你怎么眼睛好像红红的,难不成刚刚哭过鼻子吗?谁欺负你了,告诉我?!便缮倩皇且⊥凡挥?。淇心猜想估计是在少允那些受了些委屈,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了。

  小玉终于吃完了闵少华带来的那些肉丸子,一颠一颠地跑了过来,一下子就跳到闵少华膝盖上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来,闭上了眼睛。闵少华轻轻地给他按摩,“淇姐姐,你那位名字里面也有玉的好朋友,他也像小玉这样吗?”淇心想到寻玉的脸,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,“不,完全不像。他每日里不知多少锦衣玉食捧到面前都不稀罕,哪像这只还要眼巴巴地等着别人送吃的?!?/p>

  闵少华立即就听出了她话中之意,“淇姐姐,你是不是生气我这几天没有来看你?!变啃拿挥兴祷?,这家伙看似大大咧咧,其实却是心细如发,什么也瞒不过他。闵少华接着说道,“这几天..我有个好朋友从中原来了,所以就..”

  淇心没有等他说完,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“我也不惦记你呢,只有小玉惦记你?!彼员叩穆湟堵:?,用衣裳兜着,走进了佛堂东面的厢房之中。她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烦闷,自己在这三佛堂呆了已经有一阵时日,可一切却仍毫无进展。她预感到那空气之门里面,一定藏有某种她很想要知道的讯息,她的预感从来不会错,墨心的事情,褚石和青依的事情,她都曾经从梦中见到了线索??上衷谒挂菇朊尉?,却从来带不回任何记忆回到现实里。除了一天又一天地盯着这堆落叶,自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么??晌裁匆运⒒?,他只是个大孩子啊。

  这边的台阶上,闵少华仍不停手地摩挲着小玉的背脊,眼睛却看向淇心的背影,怔怔出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