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“极度残脑”,这是不是“客观事实”? 2019-07-20
  • 2017地方领导留言板APP2.0 2019-07-16
  • 韩利萍:十九大精神让产业工人备受鼓舞 2019-07-16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抓住历史机遇 建设网络强国——一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重要讲话 2019-07-15
  • 全军启动826门军事职业教育重点课程建设任务 2019-07-14
  • 图解:习近平主席这12个金句振奋人心! 2019-07-11
  • 吉利帝豪GSe正式上市 最大续航里程460公里 2019-07-11
  • 今年已有7名省级党委专职副书记履新 2019-07-11
  • 四平市:实施“五安工程” 激活平安细胞 2019-07-07
  •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-07-02
  • 端午粽“香”让文化情“浓” 2019-06-23
  • 拉萨市今年将完成新建改建公厕500余座 2019-06-22
  • 高考2018 十年寒窗为今朝 2019-06-20
  • 东方藏品周拍 :南红 惊红一瞥 7月7日 2019-06-20
  • 现在,表面上看,很多城市绿树成荫,花卉草地到处都是,实际上地下空间已经掏空,建了车库、地下商城,雨水根本渗不下去。 2019-06-13
  • 河北20选5走势图100期 > 玄幻小说 > 打造超玄幻 > 第七十九章 静静的看你喝鸡汤

    河北20选5走势图100期 www.jyptk.com   北洛城外。

      一望无际的平原一隅,有一架马车安静的停驻,马儿鼻孔哼哧着热气,咀嚼着平原上的绿草。

      月光深沉的从空中洒下,使得平原银装素裹,分外的清冷美艳。

      马车的帘布掀开。

      佝偻的耄耋老者下了马车,负着手,望着在夜色中,若隐若现的北洛大城。

      车夫是断了一臂的墨守归,他脸色惨白,跟在墨北客身后。

      “守归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

      “再过一盏茶的时间,便入丑时?!蹦毓樯粲行┥逞?。

      他看着北洛城,眼眸中有冰冷之意。

      毕竟,他的一臂是被凝昭所斩,而凝昭是陆少主的婢女,这个仇,自然而然就落在了陆少主身上。

      “丑时了啊……”

      墨北客深吸了一口气,眼袋颤了颤。

      按照约定,一旦掌握了北洛城,阴阳家诸子卫栾便会释放信号,然而……

      从子时开始,如今已经到了丑时。

      北洛城依旧静的可怕,静的让人发慌,就像是一只蛰伏的毒蛇,在黑暗中散发着冰冷。

      “失败了……”

      墨北客有些怅然,吐出一口气,深夜的风有些冷,吹动他的胡须轻轻飘扬。

      “守归,快马加鞭去北郡?!?/p>

      墨北客重新钻入了马车中。

      “喏?!?/p>

      墨守归独臂握着马鞭,猛地抽下,马车顿时调转,飞速驰骋而走。

      风吹拂,墨守归长发飘飞,回首观望北洛城,眼眸中有一缕如毒蛇般的恨意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卧龙岭边缘。

      一丛篝火在燃烧,照亮了周围密林的幽深。

      用干草铺着的地毯上,有一道曼妙身影侧躺着。

      项少云坐在篝火旁,他吞吐着灵气,周身暗色的魔气在不断的流转。

      “逆转仙法,便是魔功……”

      “一念仙,一念魔么?”

      项少云呢喃着。

      这一次,他险些濒死,可是他向魔卖了一魂,化身成魔,杀出了一条生路,活了下来。

      他回首,看到了躺在干草上熟睡的洛茗桑,项少云脸上的煞气消失的干干净净,只剩下了温柔。

      看到女人恬静的面容,岁月静好,他便无悔。

      其实他没有什么称王争霸的心思。

      他揭竿起义,只是为了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尊贵的女人,让她拥有一切。

      其实项少云最喜欢的,还是最求武道,最求自身实力的极致。

      都说铁汉有柔情,项少云也不例外。

      他内心的柔软便是洛茗桑。

      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。

      不过,扭回脑袋,望着燃烧的篝火,项少云的目光便越发的冷冽,迸发着惊天的杀气。

      “墨北客……”

      “可惜了,没能杀掉我,既然没杀掉我,这天下……就永远不可能落入你们墨家!”

      项少云低沉的声音撕裂夜幕。

      在项少云注视篝火之时。

      干草上,侧卧的女人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,望着那盘坐篝火,满身伤痕的背影,如璀璨星辰的眼眸中有一抹柔情浮现。

      柔情之后,却是一抹挣扎,痛苦和悲伤交织。

      她闭上了眼。

      心中有些痛苦的呢喃。

      “少云,茗桑不值得你这样,不值得?!?/p>

      ……

      醉龙城。

      浓雾迷蒙,整座城池如北洛一般,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人都在沉睡。

      农家小院外。

      穿着白银盔甲,用白布捂着口鼻的江漓单手抓着头盔,目光深邃的望着小院,可以看到农房中因为阴阳萤火而陷入沉睡的少女。

      少女睡的香甜,像是做了什么美好的梦,脸颊上的酒窝似桃花般盛放,俏脸微微泛红。

      江漓面无表情,尔后,戴上头盔,转身离去。

      行走几步,他的拇指食指成圈抵于唇,宛若哨音响彻。

      一匹白马就着夜色飞速奔来,白色马鬃纷飞。

      江漓的身形落在了白马之上,白马马鞍处,别着一把长枪,他的腰际挎一把未出鞘的锈剑。

      上马后,江漓脚一勾,长枪入手。

      化作一道白芒,在夜色中在醉龙城长街之上奔走。

      有数道捂着口鼻的身影跟随在江漓身后,杀入醉龙城茫茫夜色。

      长街上。

      阴阳家方士如鬼魅般浮现。

      有机关兽咆哮,有蛊虫纷飞……

      血雨腥风,席卷整个醉龙城。

      江漓目光如炬,白马马蹄声炸裂,像是雨点般急促,持长枪,着银铠,率领着他的手下,像是一把锋锐的长剑,直刺阴阳家方士所带来的黑暗。

      这是流血的夜。

      比起北洛城的碾压。

      醉龙城的战争才是正常的残酷。

      阴阳家方士的恐怖在这一夜展现的淋漓尽致,更有机关家的机关兽,以及墨家游侠。

      三者像是恐怖的大手,摧毁着大周朝的坚固防御。

      当黎明的第一缕晨光从地平线的尽头,跃然而出,扬洒大地。

      血腥了一夜的长街上,有铠甲铿锵声响起。

      江漓一步一步从尸体中走出,他将长枪扔在了地上,手搭在腰间未出鞘的锈剑剑柄上吐了口气,他的身后,崩碎的机关兽,堆叠满地的阴阳家方士尸体……

      当然,也有属于他手下的尸体。

      江漓面色麻木,他见过太多的死亡,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    黎明晨辉照耀在他的脸上,让他不由眯眼。

      身后,浑身是血的女人跟在他的身后。

      “处理一下尸体……”

      “待所有人醒来,守好城?!?/p>

      江漓道。

      “喏?!?/p>

      女人疲惫的应了声,看到江漓腰间未出鞘的锈剑,她的眼眸中骤然浮现狂热。

      江大人的锈剑都不曾出鞘,说明,这?;舅悴坏檬裁?。

      看着江漓一步一血印,满身血腥的离开,女人眼眸中的狂热隐去,带着几许复杂,她知道江漓要去哪儿,她没有跟过去打扰。

      农家小院。

      江漓脱去了头盔,扒了罩住口鼻的血布,发丝有些凌乱。

      他入了农房,快要烧尽的烛火吹熄,望着恬静的睡着的少女的脸颊,他伸出手颤了颤,怕血污脏了她的面,因而抽了回。

      走到了农房门前,挎剑坐在门槛上,腰杆挺的笔直,望着天边破碎云层的晨曦。

      静看云卷云舒,等待少女的醒来。

      屋内。

      少女悠然转醒,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门槛上的魁梧身影。

      她惊呼,猛地坐起,窝在她胸前衣襟熟睡的鸡崽小凤一,顿时被甩了出去。

      落在了坐在门槛前的满是血腥的身影身边。

      江漓面无表情的瞥了鸡崽一眼,又看了看床上的少女,眉宇一挑。

      “这是……今天煲汤的鸡?”

      白青鸟脸上一阵羞红。

      “江叔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    她怕起来,捏起小凤一塞入了胸前衣襟,便赶忙往厨房中跑去。

      “汤马上就好,江叔你等等……”

      一会儿之后。

      江漓将染血的头盔放在地上,大快朵颐的喝着橙黄的鸡汤,吃着喷香的鸡肉。

      白青鸟抵着下巴,望着喝汤吃鸡的江漓,眼睛眯成了月牙。

      第一次看到浑身是血的江漓,她的确很怕。

      可是,见多了,她就习惯了,对血也不怕了。

      她就是喜欢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喝汤,他做了什么,亦或者杀了什么,与她有什么关系?

      一锅汤见底。

      江漓抹去了嘴边的油渍。

      站起身。

      “我走了?!?/p>

      喝完汤就走,他从不久留。

      “那只鸡……养肥点?!苯熳叩搅嗣趴?,驻足,道。

      他瞥了一眼白青鸟胸前衣襟中冒出个脑袋的小凤一,嘴角撇了撇。

      他绝对不是酸那只鸡崽。

      只是单纯的……觉得那只鸡煲汤可能会好吃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大周,帝京。

      黎明时分。

      晨曦的暖阳洒遍大地。

      帝京城外,有六匹快马,马蹄声如雨点般急促炸裂,毫不减速的冲入京内。

      这六匹快马分别来自帝京的六大护城,有紧急消息要传递。

      皇宫正殿。

      宇文秀看完六封急件,猛地甩出,勃然大怒,一巴掌拍在了龙椅上,震荡声萦绕大殿。

      百官们面面相觑,一些得到情报的大官则是低垂着脑袋,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    老宦官捡起急件。

      “念!”

      宇文秀冷着脸下令。

      老宦官不敢忤逆,尖锐的嗓子将急件的消息念了一遍。

      顿时,百官震骇!

      大周帝京六大护城遇袭。

      北洛、醉龙、望天、平南三城艰难守住,原赤、通安二城城主被杀,城内世家作乱,民心惶惶。

      宇文秀望着只知道震惊的百官,脸上满是失望。

      挥袖退朝,赶往书阁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在帝都因为六大护城遇袭的事件而震动的时候。

      北洛城,陆府。

      晨光洒下。

      带起清晨的氤氲和舒适。

      陆番坐在轮椅上,喝着清粥。

      在他面前,倪玉绑着丸子头,泪眼婆娑,捶胸顿足,眼巴巴的望着陆番。

      

      

  •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“极度残脑”,这是不是“客观事实”? 2019-07-20
  • 2017地方领导留言板APP2.0 2019-07-16
  • 韩利萍:十九大精神让产业工人备受鼓舞 2019-07-16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抓住历史机遇 建设网络强国——一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重要讲话 2019-07-15
  • 全军启动826门军事职业教育重点课程建设任务 2019-07-14
  • 图解:习近平主席这12个金句振奋人心! 2019-07-11
  • 吉利帝豪GSe正式上市 最大续航里程460公里 2019-07-11
  • 今年已有7名省级党委专职副书记履新 2019-07-11
  • 四平市:实施“五安工程” 激活平安细胞 2019-07-07
  •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-07-02
  • 端午粽“香”让文化情“浓” 2019-06-23
  • 拉萨市今年将完成新建改建公厕500余座 2019-06-22
  • 高考2018 十年寒窗为今朝 2019-06-20
  • 东方藏品周拍 :南红 惊红一瞥 7月7日 2019-06-20
  • 现在,表面上看,很多城市绿树成荫,花卉草地到处都是,实际上地下空间已经掏空,建了车库、地下商城,雨水根本渗不下去。 2019-06-13
  • 香港马一码中特 华东15选5开奖最近30期 河南幸运武林走势 二分彩计划专家 欢乐斗地主下载到桌面 中国福彩网3d太湖字谜 双色球蓝球能拖么 云南快乐时时彩2019123 ag真人是什么 辽宁快乐12选5推荐号码推荐 上海时时乐怎么更新 吉林快三全天精准追号计划 深圳风采39期 澳洲幸运10开奖统一么 3d组三17点有哪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