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王式刚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1-08
  • “我和党报党网有个约会”在线征集活动作品要求 2019-11-08
  • 别不信,我用你看范丞丞的60块搭出一场时髦浪潮 2019-11-06
  • 李生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1-05
  • 福建莆田:“千场宣讲”让“好声音”听得到“好政策”看得懂 2019-11-01
  • 《2015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》发布 2019-11-01
  • 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如何实施?人社部详解三大热点 2019-10-28
  • 最高法发布互联网公开审判流程信息规定 9月1日起施行 2019-10-28
  • “法治进校园”全国巡讲活动 2019-10-26
  • 小米更新CDR招股书 未来五年无股利分配计划 2019-10-26
  • 刘鹏:抓住“特色”的同时也要看淡“特色” 2019-10-21
  •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-10-21
  • 朔州检察院新机制助力企业家创业 2019-10-17
  • 艰辛创作路(摄影师篇) 2019-10-17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9-10-16
  • 河北20选5走势图100期 www.jyptk.com   袁伟到萧家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,但掩饰不住他的匆忙和疲惫。

     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,萧扬带着他悄悄然的溜进了房间,那个时候齐之轩已经睡着了。

      袁伟看见齐之轩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,他皱着眉看了一眼萧扬。

      “他这什么情况?你居然还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?”

      袁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里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想不到萧扬这样的情场高手居然还会搞成这样,太难以想象了,萧扬可不是小朋友了,在这方面他经验无数才是啊。

      萧扬眼神有些回避,他不愿多提,只是叹了口气,让他赶快看看。

      袁伟处理了一下然后给齐之轩打了一针又留了药,处理好一切他才离开。

      萧扬亲自把他送出了门,他还有事情需要问袁伟。

      两个人出了家门,然后就上了车,但车子却并没有启动,两个人在车上说着话。

      “那边什么情况?”萧扬现在已经恢复了他的理智,他实在不明白齐瑜为什么要自杀。

      在他的潜意识里,齐瑜应该是一个开心幸福的女人吧,有一个那样的儿子,还得到了自己父亲的爱,她有什么可抑郁的?她有什么想不开的?

      自己才是受害者不是吗?自己才是那个家庭幸福被破坏,父爱被抢走的人。

      自己虽然把她困了起来,但也仅仅是行动不那么自由而已。

      他可一点都没有虐待过齐瑜,吃好喝好的二十四小时有人护着,有什么不满意的?

      他从来没有真正的对她怎样过,哪怕他的心里再恨这个女人,但她是齐之轩的母亲。

      就算是因为齐之轩,他也不可能真的对她怎样,可是她倒好,居然自己想不开?

      “没事了,情况稳定下来了”袁伟看得出来萧扬的不解,于是继续道“跟你没关系”。

      萧扬更加不解的看了袁伟一眼,什么叫跟自己没关系?

      “齐瑜有抑郁症,已经很多年了,我让我的医生朋友给我查了一下,她的病例已经在我邮箱”。

      袁伟一晚上跑了两个地方很是疲惫,但似乎萧扬看起来比他更疲惫。

      已经很久没看到过萧扬这样的状态了,萧扬的状态可不太好,看得出来被某些事困扰了。

      “那边交给我了,我会处理好,你还是管好你自己这边吧”。

      袁伟想问的,但是看萧扬的样子他未必会说,萧扬愿意说的时候无需多问会自己开口的。

      但此刻的萧扬肯定不会说的,不仅仅是这件事,甚至萧扬都不太开口说话。

      萧扬坐在车上一直都是有些虚脱的懒洋洋的感觉,感觉他连说话都嫌累的感觉。

      最后袁伟只是拍了拍萧扬的肩膀,示意他快回去休息吧,自己要走了。

      萧扬下车之后袁伟挥了挥手让他放心吧,萧扬当然放心袁伟,他只是在烦恼自己的事。

      萧扬目送着袁伟离开的,然后他又在外面抽了一根烟,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齐之轩。

      一想到齐之轩,萧扬的心又忍不住的抽痛了一下,齐之轩不像自己脾气来去得快。

      齐之轩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都不愿意说,但正是这样才更让人无奈。

      抽完烟萧扬还是又回了房间。

      萧扬一夜都守在齐之轩的床边,齐之轩这一夜一直断断续续的做着梦,但却又没有醒来。

      不知道是他真的没有醒,还是他根本不愿意醒来面对这样的萧扬。

      齐之轩又该如何面对萧扬呢?他能怎么面对萧扬?萧扬已经把他所有的可能都打碎了。

      一直到天亮了萧扬才下了楼,尤逸已经起来了,昨天喝了点酒尤逸睡得特别好。

      他甚至一点都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过什么,他看见萧扬的时候还下意识问了一句“小轩呢?”。

      萧扬并没有理会尤逸,而且把眼神望向了管家,“郑合,吃了饭送尤少爷回去”。

      这是一句命令的口吻,管家看了看萧扬又看了看也是一脸懵逼的尤逸。

      这也没吵架啊,好好的这又是怎么了,心里嘀咕却也只能点头答应着。

      “哥,怎么了?”尤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又得罪萧扬了,他这可是处处让着他呢。

      萧扬看了管家一眼,管家识趣的退下了。

      “别瞎跑了,回家陪陪你爸妈去,还有,以后少带着齐之轩在外面瞎玩”。

      尤逸真是不明白萧扬心里究竟在想什么?自己花天酒地的还说尤逸,况且现在这样算什么?吃醋了?知道吃醋了干嘛不能好好的安定下来跟齐之轩好好在一起?

      尤逸嘟囔着嘴想抱怨点什么的时候,萧扬突然又极及认真的看了他一眼。

      “齐之轩是我的人”。

      不管尤逸想说什么都被这一句话给压了下去,齐之轩是萧扬的人,齐之轩心甘情愿的跟他在一起,这一点,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。

      尤逸望楼上看了看,“哥,我走了”,他连饭也没吃就直接回家了。

      他再傻也知道,萧扬不想让他和齐之轩走得太近,是萧扬想多了还是自己想得太少了?

      他真不是想跟齐之轩怎样,他就是觉得齐之轩一个人这样跟着萧扬太不值得也太无聊了。

      而他自己本身也无聊得无所事事的,所以有时间就过来陪齐之轩呆着。

      这下好了,他大哥明令禁止了,以后不能再找齐之轩玩了。

      萧扬吃过早饭之后给齐之轩带了一份上楼,他今天没有去上班,他不放心齐之轩。

      萧扬开门的声音吵醒了齐之轩,或许也是他终于睡醒了,他好像睡了好久好久。

      萧扬把早餐放在了桌上,然后他坐到了床边,齐之轩看着他,他也看着齐之轩。

      “饿吗?要不要吃东西?”

      “痛吗?”

      “齐瑜没事了,你不用担心”

      “你就不能看着我吗?”

      萧扬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。

      齐之轩慢慢转过了头看着他,萧扬却在齐之轩转过来的那一刻突然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。

      萧扬有点害怕,害怕齐之轩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      齐之轩轻轻的把萧扬的手推了下去,他用很平静的眼神看着萧扬。

      这对齐之轩来说或许是好事吧,他终于离绝望又近了一步,近到好像此刻萧扬就坐在他身边,而他也并没有什么感觉,对萧扬不再期待,不再迷失自我的感觉真好。

      “我自己吃就可以了,你出去吧?!?/p>

      齐之轩的语气好像没有什么情绪,淡淡的,但越是淡然的齐之轩越让萧扬心里难受。

      萧扬起身把一碗粥给齐之轩端了过来,齐之轩微微坐了起来,脸上却闪过一丝痛苦。

      但他还是坐了起来,然后伸手接过萧扬拿过来的粥,接过的时候齐之轩的手避过了萧扬的手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慢慢吃”,萧扬差一点没忍住,他的第一个字是带着怒意的,但最后却又妥协了。

      吃过早饭萧扬又一次进房了,他给齐之轩上了药,齐之轩并没有拒绝,但依然淡漠。

      萧扬一直也没有去上班,他就这么一直呆在家里,偶尔会去房间里坐会,但是齐之轩并没有跟他说什么,每次他的情绪快要不行的时候他自己又自觉的出去了。

      第二天齐之轩又迷迷糊糊发起了烧,一直折腾了好几天齐之轩的脸上才又有了些红润。

      萧扬每次坐到床边的时候他都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,这个动作让萧扬心里一阵不爽。

      很多次之后萧扬就再也忍不住了,这几天他已经很低声下气了。

      他轻轻抓住了齐之轩的手腕,眼神直视着他“你还敢躲?”,对视了两秒之后萧扬默默放了手。

      萧扬默默的又走了出去,萧扬的心里有点绝望,害怕,他很害怕齐之轩这样对他。

      其实他自己也需要安静一会,因为连他自己也一直处于一种很懵的状态里,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,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      或许自己气昏了头或许自己鬼迷心窍了,反正就是发生了,发生了一些让他们都回不去的事情,这些事情发生了之后,他突然发现自己连去恨都觉得心虚了,他恨齐之轩,恨齐瑜本来是理所当然的,可是现在呢?

      现在他究竟是爱还是恨?他还有资格去恨吗?

      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去正视,那就是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痛快,他以为他恨齐之轩,齐之轩越痛苦他越痛快,但在此刻他并没有这样的感觉,他一点都不痛快,他压抑得想死。

      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,他真想折腾齐之轩什么方式不行?为什么要上了他?

      他硬生生把恨齐之轩的资格断送了,以后的日子恐怕换齐之轩恨他了,可是他在乎吗?在乎齐之轩恨他吗?齐之轩一直以来就是一个任他折腾任他恨的角色存在,可是现在呢?

      现在他突然发现,他在乎,他其实是在乎的,是害怕的,他害怕齐之轩会恨他。

      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,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

      他这个向来来去自如的人最讨厌纠缠的人,而他自己是不是正在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?

      他才不屑于纠缠在这样的事情中,就不应该在这样的事情上耗费太多的心思。

      可,当他看着齐之轩,他就没有办法洒脱。

  • 王式刚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1-08
  • “我和党报党网有个约会”在线征集活动作品要求 2019-11-08
  • 别不信,我用你看范丞丞的60块搭出一场时髦浪潮 2019-11-06
  • 李生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1-05
  • 福建莆田:“千场宣讲”让“好声音”听得到“好政策”看得懂 2019-11-01
  • 《2015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》发布 2019-11-01
  • 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如何实施?人社部详解三大热点 2019-10-28
  • 最高法发布互联网公开审判流程信息规定 9月1日起施行 2019-10-28
  • “法治进校园”全国巡讲活动 2019-10-26
  • 小米更新CDR招股书 未来五年无股利分配计划 2019-10-26
  • 刘鹏:抓住“特色”的同时也要看淡“特色” 2019-10-21
  •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-10-21
  • 朔州检察院新机制助力企业家创业 2019-10-17
  • 艰辛创作路(摄影师篇) 2019-10-17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9-10-16
  • 上网挣钱的好方法 篮球游戏腾讯版 旺彩app下载 大乐透截止到几点停售 梦见彩票中奖不给钱 新疆时时彩三星冷号 江苏快3预测号 云鼎足球指数 昨天青海快3今天开奖号码 今天彩票出什么号码 篮彩大势 广西快3技巧视频 168娱乐注册 极速赛车技巧 冠军定位选号 澳门手机投注官网